学院新闻
“南强青年学者论坛”史学论坛纪要
发布时间:2018-05-02 浏览:10

2018年,厦门大学“南强青年学者论坛”, 在美丽的四月天,诚邀海内外优秀青年学者集聚厦门。427日,“南强青年学者论坛”史学论坛,由厦门大学历史系承办,在南光一320会议室举行。论坛邀请了西南政法大学梁勇教授,上海大学历史系杨雄威副教授,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历史系冯佳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朱玫博士后,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李政益博士后,政治大学中文系古育安博士,厦门大学历史系张闻捷副教授做报告。厦门大学历史系主任张侃教授主持,厦门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教师、中国史专业教师、博士生、研究生及本科生四十余人参加了这场论坛。

上午八点三十许,论坛正式开始。首先由梁勇教授做清末公局与州县行政的有关报告。首先,梁勇教授指出,公局是清嘉庆以后在州县兴起,经官方授权由本地士绅和委员掌控的办事机构。接着,梁勇教授从清代四川州县公局的兴起、州县公局的管理与运行、州县公局的日常事务办理、州县公局的经费收支、州县公局与衙门之间的关系等方面进行讲述。最后,梁勇教授认为,推动公局进入清代州县行政体系的内在动力源于州县财政的不足。而公局的出现和兴起,让州县具有了相对独立的财政来源。此外,公局不仅提供了州县行政所需的行政经费,也给地方士绅参与地方政治提供了舞台。局绅的出现及其在公局中所扮演的作用事实上弱化了清政府对地方的控制,在州县事务中出现了地方化的声音。


雄威副教授做甲午和战纠葛中的帝后君臣与朝政批评的报告。杨雄威老师首先梳理了传统政治史对于史料片段研究的缺陷,认为慈禧时代对土木、宦官都有批评,甲午战争中只批评宦官,不批评土木。时人对甲午战事不利的检讨与后世有不同的逻辑。接下来,杨雄威老师分析了翁同龢其人及其与帝后的关系。杨雄威老师认为,翁同龢对土木、宦官有戒心,但颐和园的建造有特殊的政治意图。翁同龢言事谨慎,不会轻言土木宦官。以及,翁同龢同时得宠于帝后,并非与慈禧对立。同时,杨雄威老师认为,下罪己诏可以收人心,翁同龢以史事而非现实政治劝阻下诏,是一种巧妙的劝谏手法。因此,由晚清朝政批评的尺度可知,土木、宦官不可能指向慈禧太后,亦不应是泛指,因此只能特指明季的土木之变和宦官王振事。


下来,冯佳博士做关于清代皇室财政与国家财政分开的制度史考察的报告。冯佳博士认为,清代皇室财政与国家财政的分开是中国传统国家中皇权与官僚体系辩证统一的体现。皇权与官僚体系的关系是界定清代政治发展的基本特性。不是满足种族性界定了清代的政治发展,而是这一对关系决定了满族种族性影响清代政治发展的具体方式。冯佳博士指出,皇室财政与国家财政的分开不仅源自皇权的集中、强化了皇权的集中,而且中央集权体制的瓦解直接导致了这一分开制度的崩坏。这一研究挑战了在欧洲史研究中以财政与财政分开作为财政现代性标志的观点。


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朱玫博士后做高丽后期户口文书浅议——兼与元、明户口文书比较的报告。朱玫老师首先介绍了朝鲜半岛户口文书的研究成果和遗存概况。接着,就具体的例子讲解了户籍文书的格式和内容。最后,朱玫老师指出,户口单子仍然主要为各家门私藏,是私家文书的重要组成部分。户籍大帐作为官造户籍的原件,通常以府县为单位,府县以下的多个面或里的户籍均有所保存。户籍遗存文书的记载内容丰富,连续性好,且保存于多个地区,是考察社会构造、家庭人口、地方社会等问题的宝贵资料。


午两点三十许,论坛下半场开始。首先由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李政益博士后做气候变迁与先民适应的报告。李政益老师以台湾为例,用植被区划分法运算孢粉群组以重建植被类型,再用植被历史推测气候的变迁。接着,用同位素分析法重建古代人们的食谱,推测台湾的生业方式。综合第四纪氯候研究和骨骼同位素研究,我们可以推测人类生活和环境变化之间的关联。首先,作物传入台湾后,可能仅仅局限于部分地区。此外,遭遇冷阶段,可能导致作物生长不易。进入暖阶段后,作物生长容易,因此台湾先民降低了对海洋资源的依赖。


下来,古育安博士对太伯奔吴传说的记忆研究进行报告。古育安博士首先梳理了民初学者和近年来学界对太伯奔吴传说的讨论。接着,通过对《左传》、《国语》、《吴命》简等先秦文献的分析,古育安博士认为,从华夏族群、吴人、楚人、儒家四种立场的记忆出发,吴可能是虞小宗的分支,甚至可能是脱离宗法联系成为庶人。这一支族辗转到了吴地,建立了吴国,而非由周王室册封。


后,张闻捷老师做葬钟陈列与周代乐悬制度的报告。首先,张闻捷老师对乐悬制度的概念和争议进行梳理,认为文献之说与考古资料应分别独立的进行梳理,不应过早的苛求一致或盲目的否定彼此。接着,以《仪礼》为主要参考文献,分析乐钟的陈列方式,指出典籍中的乐悬制度是较为统一的,钟磬同面而设,乐悬诸面钟磬之数基本相等,诸面乐悬虽有曲折但并不相连。之后,通过大量的考古发掘实例证明,墓葬中随葬乐器的陈列是一种形式化的乐悬,并不能作为复原乐悬制度的直接依据,周代乐悬制度并非是通过折曲钟磬来实现的。


场论坛学术气氛浓厚,各位学者与老师、同学进行了积极的交流互动。

(罗诗晨刘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