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院新闻
我院王传超副教授作为共同作者在《Scientific Reports》上发表研究论文
发布时间:2018-02-02 浏览:437

21日,德国图宾根大学生物信息中心、图宾根大学考古所、德国马普人类历史科学研究所、厦门大学人类学与民族学系等多家单位在SCI期刊Scientific Reports上发表了题为“Inferring genetic origins and phenotypic traits of George Bähr, the architect of the Dresden Frauenkirche”的研究论文,研究人员们通过捕获测序方法成功做出了距今300年前的著名建筑师乔治巴尔(George Bähr)的全基因组水平上39万位点,推断他是有着浅肤色、棕眼睛的中欧人,同时也说明古DNA和群体遗传所建立的整套研究方法可以用于辨析法医学中的历史疑难案件。图宾根大学Alexander Peltzer是论文第一作者,厦门大学人类学与民族学系王传超研究员为论文的共同作者。


乔治巴尔(George Bähr)因设计和建造了多个著名教堂而闻名于世,尤其是他负责建造的德累斯顿圣母教堂(Dresdner Frauenkirche),该教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几个星期被毁坏,而德国统一后又重建,从而成为了德国历史上一座重要的纪念碑。乔治巴尔是织布工的儿子,于1866315日出生于德累斯顿南部的一个村庄。他在1690年搬到德累斯顿,经过多年的木匠工作的磨练后,他被任命开始负责建造一般的住房和教堂,如德累斯顿的孤儿院教堂(1710年),施密德贝格的三一教堂(1713年至1716年)和其他一些教堂。 1722年,他开始了他最雄心勃勃的工作项目——建造德累斯顿圣母教堂,不过他因肺水肿而在1738年不幸去世,没有能看到自己的作品最后竣工。乔治巴尔死后被葬在了圣母教堂里,那里现在还立有一块墓碑让人们缅怀这座教堂的设计者。但遗憾的是,没有任何书面的记录或绘画可以让后人们了解这位伟大建筑师的外貌特征,即使是翻遍现今存留的最详尽的传记、历史著作和完整的档案,也都没有更多关于他个人的详细信息。

图为德累斯顿圣母大教堂(Dresdner Frauenkirche)


1990年到2005年,在德累斯顿圣母教堂重建过程中,工作人员发现了乔治巴尔的部分骨骼遗骸。为了了解这个著名的历史人物的更多个人信息,如外貌特征、遗传疾病潜在风险等,由乔治巴尔基金会提供他的骨骼样本,研究者们通过古DNA捕获测序,获得了乔治巴尔高覆盖度的全基因组数据,并利用这些信息重建他的祖源历史和外貌表型特征。研究人员发现乔治巴尔在遗传上和现今中欧的匈牙利人、克罗地亚人等相近,也像现今的大部分中欧人一样有着浅肤色和棕眼睛,可以消化代谢乳糖。有趣的是,研究者们还发现乔治巴尔携带有多种疾病的风险等位基因位点,比如2型糖尿病、高血压和冠状动脉疾病,这或许与他的死因肺水肿有一定的关系。此外,研究者们还发现乔治·巴尔的基因组中有一与年龄相关的黄斑变性有关的罕见突变。

  

该研究得到了德国马普学会、乔治巴尔基金会以及厦门大学南强青年拔尖人才支持计划资助。

  

论文链接: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8-018-20180-z


Top